武大郎临终日记(爆笑)

日期:五月初七 天气:晴
    
    今天天气不错,是风和日丽的。阿莲还没有起床,她睡觉的样子真美,连哈喇子都流的这么性感,我宁愿看着她,睡的如此沉静,胜过她醒时决裂般无情(动不动就给我施加点家庭暴力),她的脸真白,但我发现上面有了一些皱纹,我可不希望美 丽 的阿 莲衰老,所以我趁她没起床时,准备给她悄悄做一个面膜。炊饼的面发好了, 我揪下来一团用擀面杖擀成饼状,直接敷在了她的脸上……,……结果……今天我又挨打了,我怎么这么笨,为啥没想到做面膜必须要留出鼻孔用来喘气呢??
    日期:五月初八 天气:阴有时多云
    
     今天晚上的床上运动很剧烈,我的运动量非常大,累的浑身是汗,但令我失 望的是 阿莲却早早睡着了,她在我进被窝时就发出了迷人的银玲般的鼾声,我感觉相当伤自尊,悲哀!真悲哀!板凳我竟然忘了放哪儿了,床这么高,我用了三个钟头都没蹦上去,最后只好用挑炊饼筐的扁担,做撑杆跳的动作才完成。
    日期:五月初九 天气:大雨
    
     本来想多卖点炊饼,但天公不做美,今天阳谷县下大雨,我只好早些回家。 不过,今天在回家的时候,我遇到了一生中最耻辱的事……,我在阿莲的被窝里闻到了男人的气味,当然这股气味不是我的,因为我闻了半天才发现那个男人原来正在阿莲的被窝里……,当他看见我时是那么的冷静,稳健的穿衣服,友好的打招呼,然后竟然还抽了根烟才离开。他光卜出溜的时候我没看出来,等他穿好大衣我才看出来这厮是西门大官人,望着他的背影,我情不自禁的用飞脚向他的后脑勺踹去,但却只踢中了他的后丘……,结果……我遭到了生平前所未有的毒打。
     日期:五月初十 天气:小雨
    
     为了讹诈西门庆,我拨打120,坚决去了阳谷县人民医院,拍完B超做CT,化验尿又化验粪,检查完肠子检查肾,西医怀疑是肿瘤中医怀疑是宫外孕,最后经专家鉴定得出结论,是我岔气。但我仍然咽不下这口气,强迫西门庆给我又开了几盒脑白金才算完事。
  日期:五月十一 天气:晴
    
     天气虽好,但我却出不了摊,因为,我发现吃完西门庆给我买的补品后,竟然起不来床了,我是个坚强的人,轻易不会耽误卖炊饼的,但今天确实心有余力不足。我没有放弃工作,平时我在厨房里烙饼,今天我开始在被窝里烙饼,床单上有一个圆圆的饼痕,嘿嘿,真TMD圆,大小便失禁都能弄出饼型,我真是人才。
    日期:五月十二 天气:有雾
    
    今天还是没能起床,但高兴的是,收到了弟弟武松在外地托人带来的短信息,说他再过两天就要结束出差任务回家了,我真兴奋啊,西门庆这小子这回废了,小松非把他削的生活不能自理不可。哈哈,苍天啊,大地啊,我多么希望小弟能给我出这口恶气啊!!!
     日期:五月十三 天气:阴
    
     西方人都说十三是个不吉利的日子,但我却不这么认为,因为阿莲今天对我的态度相……当……好,又给我端饭,又给我倒屎的,这样的老婆犯点错误,谁能不原谅呢?下午,她趁我睡熟的时候,也给我来了个如法炮制,用前些天我给她做面膜的方式给我也做了一个,我知道她也怕我衰老,嘿嘿,可惜……可惜……可惜……她也 没留下出气孔让我喘气,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~.!#%#¥#?D!?D…?D¥?D#¥%#¥(武大郎绝笔)

随机荤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