姐夫戏小姨,本来不希奇

从前有位秀才,某天随太太回娘家,向岳父拜寿,

因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,当场醉倒,被送回书房休息。

没多久,他的小姨子到书房拿东西,见姐夫睡的枕头掉地上,

便替他捡起来,顺手扶起他的脖子,想替他枕好,

没想到秀才人醉心不醉,一见机会难得,便拉着小姨子不放.

小姨子用力挣脱后,愤怒之余,就在墙上题诗以泄愤:

[好心来扶枕,为何拉我衣?若非姊姊面,一定是不依。该死!该死! ]

秀才等小姨子走后,下床一看,觉得很不好意思,便题诗辩白:

[贴心来扶枕,醉心拉你衣,只当是我妻,不知是小姨。失礼!失礼! ]

秀才题完后再睡,其妻见墙上诗句,不禁醋火中烧,也题诗一首:

[有意来扶枕,有心拉她衣,墙上题诗句,都是骗人地。彼此!彼此! ]

不久,小舅子也看到,不觉技痒,也提了一首:

[清心来扶枕,熏心拉她衣,姊妹虽一样,大的是你妻。清醒!清醒! ]

后来被岳父发现,不禁大怒,也提一首诗,以作警告:

[不该来扶枕,不该拉她衣,两个都有错,下次不可以。切记!切记! ]

岳母因心疼女婿,只得题诗一首诗,来打圆场:

[既已来扶枕,也已拉她衣,姐夫戏小姨,本来不稀奇。别提!别提! 〈!---->


【原版】

续一:

小姨的未婚夫看到后,也气愤的题了一首:

可怜来扶枕,居然拉她衣,你敢戏小姨,我要戏你妻。公平!公平!

续二:

秀才自己的老爸看到后,也题了一首:

应该来扶枕,也可拉她衣,反正大已娶,多个更便宜!努力,努力!

续三:

秀才的老妈看到老头子题的后,觉得老头子的想法很好,也题了一首:

既然来扶枕,拼命拉她衣。一个好洗碗,一个去拖地!幸福,幸福!


续四:

路人甲:

既无人扶枕,如何来拉衣,偶想戏小姨,可惜还无妻。着急!着急!

续五:

路人乙:

无人来扶枕,何处拉她衣。小子本无妻,还想戏小姨!做梦,做梦!

续六:

路人丙:

小姨来扶枕,我就拉她衣。不只是小姨,还戏小小姨!加油,加油!

续七:

路人丁:

贤妻来扶枕,随便拉她衣。如果娶贤妻,何处戏小姨?郁闷!郁闷!

路人辛:

贤妻来扶枕,只有拉她衣。贤妻无姐妹,何处戏小姨?可惜!可惜!

随机荤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