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姐叫移动,二姐叫联通

  人口密集的某国,竟然没有一个妓女。于是有一户人家的大女儿看到了商机,“勇敢献身”,生意当然不错,那些有钱无处消遣的男人趋之若骛。那家的二女儿看到这种生意能财源滚滚,也步如她大姐的后尘。她没有大姐长得漂亮,于是就在价格上做文章来招揽生意。
  于是那位大姐明显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。以前她对客人是挑三拣四,说一不二。现在情势不同了,她得陪小心,陪笑脸,怕客人一不高兴,就跑道二姐那儿去。光这还不够,她还在背地对客人说,二姐身上有狐臭,还有二姐的床上工夫太差。大姐还采取种种光明或不光明的手段,来切断二姐的客源。二姐呢,面对大姐的围追堵截,她也是采用种种卑鄙和不卑鄙的做法,来进行反击。她最常用的就是那句话,大姐搞垄断,想称霸,是我的到来才让大姐不敢为所欲为。我不但解决了许多人的需要,还将居高不下的嫖娼的价格拉到了平民价位。大姐二姐经常这样为争客源打得头破血流。
  我也经常去光顾这两个姐儿。有时候她们也会叫我提提意见,我就说了,你们两个各有千秋,各个所长。大姐丰姿绝色,二姐价廉物美;可是说到底,你们两个的价格也太高了,就是在经济发达的国家,象你们这样的价格也是荒唐得离谱的,为什么不定一个符合国人经济发展水平的价格呢?那两个姐儿哈哈大笑,“你是痴人说梦吧?这个行业就我们两个,你让我们收费低廉,那我们喝西北风去?我们价格不降,你们就不需要我们了吗?请你睁开眼看看,整个行业只有我们两个婊子啊!”后来有人也想找妓女,我向他推荐了那两姐儿。他问我那两姐儿的名字。于是我告诉了他,“大姐叫移动,二姐叫联通。”

随机荤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