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市荤段子

 我没钱买上海汽车走中原高速,只好乘坐北巴士忍受拥挤的大众交通,到了华天酒店的桐君阁,我掏出瑞贝卡,推开她的太钢不锈房门,只见她躺在圣雪绒做的康恩 贝里面,她对我说:"苏泊尔,你这个湘酒鬼,死哪去啦?". 我激动的走到她的面前,脱去她的中国服装,欣赏她的山西三维、四川美丰的身材。瞄了瞄她那泛着啤酒花的王井,我露出我的广州冷机和两个东方明珠,,抹上点 鹏博士送的青海明胶,吃了点恒瑞医药,我的小弟立刻抚顺特钢,中信海直,宁夏恒立了。我亲吻她的陆家嘴,抚摸她的一对香梨股份,上面涌出了光明乳业,我的 抚摩让她宁波韵升,她的下面也是洞庭水殖,五粮液横流。滴出了承德露露……我也有了动力源,开始侵入她的西圣地,拨开她的上海三毛,将我的龙头股份插入她 的三特索道。立刻感到一阵浙江富润,开始疯狂地海鸟发展,两个沧州明珠有节奏地抽打着她的深深房.随着我的深发展,我山推股份,她简直广州浪奇,我紧接着 力源液压、 咸阳偏转,她云内动力、华意压缩。她爽的开始发出辽源得亨,最后简直成了飞乐音响,我哪能受得了她的ST达声,毕竟我的歌华有限、维科精华很快就ST华光 了,看看天逐渐ST光明,红太阳已经升起。她累的蓝星清洗了一下就自己睡了,也不管我那里还交大昂立呢.。老情人就这样被我浙江东日了。过了一会,我发现 交大南痒,去新华医疗检查,靠,老子得了上海梅林……

好色的女同事

下午coffee time,总经理走近四个女同事旁,"美丽小姐儿们,要不要猜谜啊?
嘻嘻……好啦注意听,猜人身上的东西: 上面有毛,下面也有毛,晚上就来个毛对毛。"
"唉呀呀,总经理好色,人家不来了啦!"
"喂喂,别想歪了,答案是'眼睛'"

毛主席和江青在延安

朱德和刘少奇两个来到老毛的院前,把耳朵竖起一听,朱德说,那敢好像吃螃蟹了吗?刘少奇说,你怎知道是吃螃蟹了?不吃螃蟹为什么说,扳腿,扳腿?又听了一会,觉得还是 不对,刘少奇说,吃螃蟹了,我看是吃洋芋擦擦了,朱德说,你怎知道是吃洋芋擦擦呢?不吃洋芋擦擦,江青怎么说,擦给下,擦给下!

随机荤段子